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返回上一頁詳細內容

中辦國辦“放大招”促投資:允許部分地方專項債作為項目資本金

2019-06-11 14:23:07 作者: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中華PE:

 在地方債防風險背景下,有關資本金、隱性債務的政策“補丁”出臺。

6月1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對外發布《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下文簡稱“《通知》”),明確要把“開大前門”和“嚴堵后門”協調起來,在嚴控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堅決不走無序舉債搞建設之路的同時,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厘清政府和市場邊界,鼓勵依法依規市場化融資,增加有效投資。

這份高規格文件發布后,財政部、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審計署、銀保監會、證監會六部委有關負責人發布答記者問,給出更具體的解釋。

從嚴設定“資本金”條件

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逆周期調節政策不斷推出的當下,允許地方專項債作為項目資本金的消息,瞬間點燃市場熱情。有機構嗅出一絲“大放水”的意味,不過“大放水”很有可能是過度解讀了。

《通知》提出,“允許將專項債券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六部委負責人答記者問指出,從嚴設定政策條件,嚴禁利用專項債券作為重大項目資本金政策層層放大杠桿。

允許將部分專項債券資金作為一定比例的項目資本金應當同時具備三項條件:第一,應當是專項債券支持、符合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具有較大示范帶動效應的重大項目;第二,涉及領域主要是國家重點支持的鐵路、國家高速公路和支持推進國家重大戰略實施的地方高速公路、供電、供氣項目;第三,評估項目收益除償還專項債券本息后,其他經營性專項收入具備向金融機構市場化融資條件的項目。

此外,《通知》明確,不得超越項目收益實際水平過度融資,要求地方政府將專項債券嚴格落實到實體政府投資項目,不得將專項債券作為政府投資基金、產業投資基金等各類股權基金的資金來源,不得通過設立殼公司、多級子公司等中間環節注資,避免層層嵌套、層層放大杠桿。

“認為可能帶來新增隱性債務的擔心是多余的,我國地方債管理已經形成了覆蓋各個環節的‘閉環’管理體系。這個文件是針對債務資金的管理使用,對一些有爭議的問題給出更具體的規定。”國家發改委投資所投融資室主任祁玉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有股份銀行機構客戶部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增加隱性債務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政策限制很嚴格,現在對地方政府、金融機構都會問責。這次放寬資本金也規定得很清晰,國家重點支持的鐵路之類的,進行了完全列舉,并沒有“等”的字眼。

任何項目啟動,首先需要資本金,融資才能跟進。企業發行債券獲得的債權融資,是不能作為資本金的,除了永續債。現在允許部分地方專項債,可以作為項目資本金,無疑是一大創新。

我國現在不同行業資本金比例不同,從20%到40%不等。國家政策層面出于風險防范、行業扶持等考慮,會提高或降低部分行業資本金比例。為了支持地方基建補短板等工作,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降低項目資本金比例,目前該政策尚未正式對外下發。

能帶動多大投資?

祁玉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地方專項債能否作為資本金,原來爭議比較大,不同地方政府和銀行對此判斷不一。這次政策對此加以明確,允許部分地方專項債作為資本金,既要滿足定性要求,比如屬于國家重大項目、在既定行業范圍內,還要滿足現金流的要求,項目要有其他經營性收入,并滿足市場化融資的需求。

什么項目能發行地方專項債,且符合市場化融資條件呢?《通知》列出了很具體的標準:對有一定收益且收益全部屬于政府性基金收入的重大項目,由地方政府發行專項債券融資;收益兼有政府性基金收入和其他經營性專項收入(包括交通票款收入等),且償還專項債券本息后仍有剩余專項收入的重大項目,可以由有關企業法人項目單位根據剩余專項收入情況向金融機構市場化融資。

祁玉清指出,像民用機場建設項目,既有機場建設費這樣的政府性基金收入,還有對航空公司收取的起降費等經營性收入。項目的經營性收入要有富余,除了償還債券本金利息外,還能撬動市場化融資,用于這類項目的專項債才能作為資本金。

上述股份銀行機構客戶部負責人表示,像一些項目,假定資本金比例為20%,如果政府性基金等收入可以覆蓋項目成本的80%,還有多余的經營性收入占比20%,則可以向銀行等融資。

2019年我國地方專項債券發行規模定在2.15萬億元,相較去年增加了8000億元,增幅接近60%。如果允許部分專項債作為資本金,將撬動更多投資。

我國政府投資的規模現在大概是3萬億元。“這能帶來多少新增投資,現在不好評估,這需要一個過程,制約口徑也很多,像地方政府要有相應的項目儲備,要符合發行專項債的要求,引入市場融資,銀行也需要對項目進行評估。”祁玉清表示。

哪些不列入隱性債務?

《通知》指出“積極鼓勵金融機構提供配套融資支持”,包括銀行的項目貸款、保險機構為中長期限專項債券項目提供融資支持、項目單位發行的公司信用類債券。

六部委負責人答記者問指出,既要強化責任意識,誰舉債誰負責、誰融資誰負責,從嚴整治舉債亂象,也要明確政策界限,允許合法合規融資行為。

區別于之前的不得這、不得那的負面清單,這次還列出地方政府融資的正面清單。

六部委表示,對金融機構依法合規支持專項債券項目配套融資,以及依法合規支持已納入國家和省、市、縣級政府及部門印發的“十三五”規劃并按規定權限完成審批或核準程序的項目和發展改革部門牽頭提出的其他補短板重大項目,凡償債資金來源為經營性收入、不新增隱性債務的,不認定為隱性債務問責情形。對金融機構支持存量隱性債務中的必要在建項目后續融資且不新增隱性債務的,也不認定為隱性債務問責情形。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自從中央兩份關于地方債的問責文件下發后,部分地方出于風險考慮,對于一些正常合規的市場融資行為也有所顧忌。鼓勵合規的市場化融資,無疑將釋放地方政府這部分投資動能。

“地方政府的部分項目,確實可以引入市場化融資。像地方專項債的項目,金融機構是否能給予市場化融資,以前的政策規定并不清晰。這次就很明確了,如果項目有其他富余的經營性收入,像一些棚改項目,是可以進行市場化融資的。”上述股份銀行機構客戶部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不過,開展市場化融資的主體及金融機構需要符合相關規定。《通知》仍在強調嚴禁項目單位以任何方式新增隱性債務,市場化轉型尚未完成、存量隱性債務尚未化解完畢的融資平臺公司不得作為項目單位;金融機構需按商業化原則獨立審批、審慎決策,堅決防控風險。

分享到: 更多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湖北快三预测今天的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