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返回上一頁詳細內容

撤材料、斃項目重現IPO發審會 “僥幸心理”闖關者遭當頭棒喝

2019-06-11 09:43:28 作者: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中華PE:

  “連續7周的IPO全過會,容易引發市場的一些誤讀,認為這一階段IPO審核有所放松,因此抓緊進行申報,所謂‘抓住這個窗口闖關’。”上海一家大型投行保代表示,“這種誤判的形成,容易誘使部分存在一定瑕疵、財務質量較低的發行人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闖關,本身也會陡增監管和審核成本,給正常的IPO審核工作帶來干擾。”

  IPO的審核尺度,似乎并未隨著此前審核效率的提高而改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證監會獲悉,在6月3日至6月7日一周內四家上會企業中,出現了1家企業因撤回材料取消審核、1家企業被否的情形,導致當周的過會率降至了罕見的50%。

  事實上,自IPO發審效率進一步提升后,此前近兩個月以來尚未出現1家上會企業闖關失敗的情形,而過會率的降低也引起了業內關注。

  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二季度以來伴隨科創板和注冊制改革,主板、創業板的核準制審核效率也在進一步加速,但無論從此前的部分已過會企業批文遲遲未能下發,還是如今發審會上對部分企業的攔路,仍然體現出IPO從嚴審核的狀態并未因流程提速或效率提升而改變。

  有分析人士指出,4月份以來IPO過會率較高,亦導致部分擬IPO企業對于闖關抱有僥幸心理,而否決、撤材料等現象的重新出現,將進一步明確從嚴審核的市場預期,對于一些低質項目形成出清效果。

  年內過會率新低

  連續長達7周、多達12次發審會創下的100%的全過會紀錄,終于被打破。

  6月6日的第十八屆發審委第50次會議上,三家上會企業中的“西安瑞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瑞聯新材’)”未能通過審核。

  無獨有偶,當天本將同期上會的“浙江才府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才府玻璃’)”因上會前夕撤回材料而取消審核。

  相比于此前連續7周100%過會的明顯反差,兩家公司未能實現如期過會,讓市場大跌眼鏡

  “之前因為配合注冊制改革精神,主板、創業板的IPO發審效率都在提升,而側重信息披露、合規等角度的審核方向,也讓過會率創出了近期新高。”北京一家券商投行人士透露,“但即便在這種背景下,仍然有企業上會被否,原因足以引起重視。”

  “近期IPO審核的政策預期比較透明,如果不是存在難以說明的問題,應該不至于撤材料。”一位接近才府玻璃的投行人士則表示。

  上述現象的發生,也讓當周過會率直接跌至50%,這不但低于上一屆發審委執劍下1月份的62.50%平均過會率,更讓6月3日至7日的一周成為今年以來IPO過會率最低的一周。

  作為近兩個月首家被否的企業,瑞聯新材是一家從事液晶、有機電致發光顯示等材料的技術企業;其2015年至2017年三年中的營業總收入分別為4.99億元、5.58億元和7.19億元,歸母公司凈利潤分別為0.23億元、0.56億元和0.78億元。

  關聯交易和商業模式問題可能成為絆倒瑞聯新材的原因。記者了解到,該公司曾在發審會上面臨多項提問,例如其曾向江蘇某房地產企業拆借資金,并通過供應商向控股股東的關聯方拆出資金,這一動作的合理性遭到了發審委的質疑。此外,瑞聯新材還存在供應商資質不足、股份代持、毛利率水平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等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瑞聯新材的闖關失敗或亦間接影響到其背后卓世投資、上海國富、上海支點等多家創投股東的投資。

  “如果企業在較多異常關聯交易、股權關系上存在一定的不清晰,同時公司又是多名創投股東共同發起設立或持有的,導致無實控人,往往會受到更加審慎的審核。”一位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指出。

  事實上,臨門“撤材料”的才府玻璃也是一家此前備受質疑的公司。例如其在上會前夕,被質疑營業收入存在“注水”且安全生產方面存在問題。資料顯示,才府玻璃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末的三期營業總收入分別為2.11億元、3.09億元和1.98億元。

  遏制僥幸心理

  對于上一周創下的過會率新低,有業內人士認為將進一步對當下IPO申報企業的一些僥幸心理起到遏制作用。

  “連續7周的IPO全過會,容易引發市場的一些誤讀,認為這一階段IPO審核有所放松,因此抓緊進行申報,所謂‘抓住這個窗口闖關’。”上海一家大型投行保代表示,“這種誤判的形成,容易誘使部分存在一定瑕疵、財務質量較低的發行人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闖關,本身也會陡增監管和審核成本,給正常的IPO審核工作帶來干擾。”

  事實上,在過會率今年不斷高企之后,新受理的IPO申報企業數量的確出現了增加。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發現在目前審核狀態處于“已受理”的擬IPO企業中,僅有“深圳中天精裝股份有限公司”1家的變更受理公告時間在今年一季度。

  而進入過會率幾乎為100%的今年二季度后,多達81家擬上市公司的排隊狀態在這一時間由“輔導備案登記受理”變更為“已受理”,其中還有一家名為“北京流金歲月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的發行人,其狀態由“終止審查”變更為“已受理”。

  “IPO申報的密集受理和監管層優化IPO審核流程的努力有關,但也不乏存有擬上市企業看到當下過會率較低,進而滋生僥幸心理,并產生‘趁當下時機抓緊申報’的考慮。”上述保代表示。

  數據似乎也體現出這一征兆,記者統計發現,今年4月、5月的IPO排隊企業受理家數分別為4家和55家,而僅在6月份的第一周,IPO排隊企業受理家數就達到了23家。

  “按照這一速度,主板、創業板的IPO申報受理家數可能還會加速增加,屆時會出現不少抱有僥幸心理來闖關的公司。”上述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指出,“此時出現的上會被否和撤材料等情形,無疑也給這些擬上市公司傳達了一個更加明確的政策預期,那就是IPO審核效率的提速并不等同于放松審核尺度,從嚴審核仍然是IPO發審工作的重要原則。”

分享到: 更多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湖北快三预测今天的号码是多少